香蕉视app

【 .】,精彩免费!

苏榆的电话很简短,很快她就挂掉了电话回到慕浅面前。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要走了。”苏榆说完,看了一眼慕浅手中的门票,“无论如何,我很期盼霍先生和霍太太的光临。”

慕浅听了,微微笑了起来,“放心,一定到。”

苏榆又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这才侧身离去。

慕浅目送她离开,画堂的秘书沈迪立刻凑上前来,向她打听那是谁。

慕浅直接将手中的演奏会门票递了过去,沈迪接过来一看,“哇,大提琴家啊,难怪那么有气质!”

慕浅慢悠悠地瞥了她一眼,“很有气质吗?”

沈迪蓦地一顿,连忙赔笑,“其实也一般啦,比起霍太太您,还是差远了。”

慕浅蓦地伸出手来朝她脑袋上一戳,“少拿这些假话来唬我!我这种尘世堆里打滚的人,气质能有艺术家好,那才见了鬼呢!”

沈迪缩了缩肩膀,好在她知道慕浅一向不是小气的人,嘻嘻哈哈也就过了。

而离开画堂的苏榆,对于今天见到的慕浅,是有些许失望的。

芭蕾舞少女与白鸽共舞清丽脱俗

这种感觉很明确——

诚然,慕浅很漂亮,让人惊艳的美貌,精致明丽,不可方物。

可是这世上漂亮的女人很多,况且人人审美不同,漫漫人生,皮相又有什么重要?

况且慕浅……美得过于张扬。

可霍靳西偏偏就娶了这样一个女人。

难道他那样的男人,对女人的期望,也逃不开一个“色”字?

苏榆坐在缓慢驶离的车里,缓缓闭上了双眼,神思昏昏。

……

慕浅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盯着手中那两张演奏会门票看了一会儿,果断一个电话打给了齐远。

“霍靳西在干嘛?”慕浅开门见山地问,“为什么我打他手机没人接?”

齐远听了,立刻道:“霍先生正在忙,太太有什么急事吗?”

“没错,很急。”慕浅说,“现在就给我过来,立刻,马上!”

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另一头的齐远拿着手机有些懵,回过神来立刻开始整理东西。

“怎么了?”庄颜问他。

“霍太太说有急事,让我马上过去。”齐远说,“霍先生忙完了帮我跟他说一声。”

庄颜听了,轻笑了一声,说:“去吧去吧,是去忙霍太太的事,即便不跟霍先生说,他也不会生气和责怪的。”

齐远瞪了她一眼,匆匆离开了。

等他赶到画堂,里面一派平静祥和,不像是有什么事。

齐远心里骤然升起不详的预感,却还是硬着头皮走进了慕浅的办公室:“太太,有什么事吗?”

慕浅原本正低头看着资料,见他来了,抬起头来,只是冲他微微一笑。

她这一笑,齐远更加毛骨悚然,有些僵硬地站在原地。

“也不算什么大事。”慕浅打开抽屉,拿出那两张门票,往齐远面前一扔,“可我不敢耽误啊。别人都上赶着把票送到我跟前来了,我也不好意思攥在自己手里,万一耽误了们家霍先生和别人叙旧呢?”

齐远拿起桌上那两张演奏会门票一看,顿时头如斗大。

慕浅看着他那一脸尴尬的神情,继续道:“昨晚怎么跟我说的?嗯?不认识?现在怎么说?”

“太太……”齐远顿了好一会儿,才又道,“您别误会,霍先生跟她其实没什么关系——”

“编。”慕浅偏了头看着他,“继续编。”

“我不知道这个女人跟您说了什么。”齐远连忙道,“可是霍先生绝对没有碰过她一根手指!”

慕浅听了,慢悠悠地抬眸,“哦,没有上过床?那就是用过心了?”

齐远听了,顿时僵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事实上,霍靳西心思那么深,他究竟有没有用过心,他这个助理怎么窥探得到?

慕浅见他那个样子,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说:“行,不用多说了,拿着他旧情人给的那两张票给我滚蛋,顺便叫他们俩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齐远怎么都没想到来这里会面对这么一档子事,正觉得为难,忽然听见慕浅这句话,一时忍不住冲口而出:“不是,霍先生只是资助了她去国外学习而已,她绝对不是霍先生的旧情人……”

资助她去国外学习?

慕浅心头瞬间清明了不少,却还是蓦地瞪大了眼睛,直接将手中的笔砸向了齐远。

“资助?说得还真是好听!”慕浅蓦地站起身来,“他一个生意人,会干这种不求回报的亏本事?是资助还是包养啊?又或者是一次性买断?”

慕浅声色俱厉咄咄逼人,齐远着实被她逼得没有办法,只能道:“太太,霍先生跟她真的没有什么关系,当时贺先生他们几位安排将苏榆送进霍先生的包间,霍先生真的什么都没做过,跟她聊了一晚上,然后就叫我给了她一笔钱,将她送出了国……”

慕浅瞬间吸收了他话里的信息,消化一番之后,整件事似乎已经清楚了。

六年前,应该是霍靳西最焦头烂额的时候,而贺靖忱他们几个安排了一个又干净又漂亮又文艺的姑娘送给他,而偏偏霍靳西还看上了眼,在那种时候,还有闲情逸致拨款送人出国学习音乐……可见是真的用了心了。

慕浅顿了顿,轻轻咬了唇,冷笑了一声:“他们聊了一晚上,都在跟前?”

“……”齐远顿了顿,如实回答,“没有。”

“那怎么知道霍靳西没有碰过她一根手指?”慕浅说,“指不定别人床都上了好几次,知道什么呀?在这儿跟我作保证!”

齐远一时噎住。

可是仔细回想那天的情形,霍靳西从包间里出来的时候,依旧衣裤整着,而苏榆除了眼眶微微泛红,全身上下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根本不像是做过那种事的。况且那晚之后,霍靳西除了吩咐他给苏榆钱,再也没有跟苏榆有过任何接触,这么多年来苏榆也一直没有回过桐城,所以他才会认定了他们俩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事。

可是这到底也算一桩桃/色事件,慕浅摆明是打翻了醋坛子,为什么却让他来承受怒火?

齐远觉得很委屈,很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