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黄色软

,最快更新唐残最新章节!

东郊未解围,忠义似君稀。

误落胡尘里,能持汉节归。

卷帘山对酒,上马雪沾衣。

却向嫖姚幕,翩翩去若飞。

《送裴判官自贼中再归河阳幕府》

唐代:岑参

——我是剧情分割线——

而在黄河北岸的怀州(今河南省沁阳市)境内,同样自长安逃归而来蓬头裹面仿若乞儿,还有多重冻伤和溃烂处的大齐新朝右金吾将军、华州防御使,前河阳大将刘经,也扑倒在白发苍苍而愈发老态的河阳节度使诸葛爽面前,痛哭流涕的动情嘶声叫喊道:

“司徒啊,某家差点儿就见不着您老尊容了啊。。”

“某家实在有愧所托,那些儿郎们都没能带回来了啊。。”

“实在无颜以对司徒了啊!本想着路上就这么跳了大河一了百了!但想着有些内情须得亲口秉明司徒,这才厚颜苟活至今。。。”

明媚艳丽的文艺碎花风美女

“金辰(刘经字)能够自险恶境地中路途迢迢归来报讯,亦是我河阳军的不幸之万幸了,老夫岂有再多加苛责之理。”

而诸葛爽亦是有些动容的亲手将其搀扶起来,随即又转头喊道:

“。来人,还不快护送刘都兵下去救治和休息。。千万保重身体,也勿言什么轻生求死了,不过是在西京的些许挫败和磋磨,难道还要令我再失一员得力干将么?”

然而,当满身狼狈不堪的刘经被搀扶出去之后,诸葛爽却是重新恢复到了面无表情当中,而对着低头进来领命的节衙判官张仲礼吩咐道:

“好好地照看,莫要吝惜饮食用药,财帛女子一应所需,皆给最上等的成色,勿使其尽快康复过来。”

然后,诸葛爽又对着在场的另一名衙推杜岩节道:

“顺便再留心一二,平日里他都与那些旧日人等有所往来,逐一禀报于我。待到调养好了,就安排他到潞州(诸葛)仲方处阵前效力吧!”

“司徒,难道是?。。”

然而,身为谋主之一判官张仲礼却有些惊讶的欲言又止道:

“此番金辰自长安安然得归,觉得又多少乃是天生的运气使然呢?。。”

诸葛爽却是胡须微颤的叹了口气道:

“有些事物,还是莫要有机会说出来的才好;如此处置也算是成彼辈多年追随一场的恩义把。。”

“司徒,莫不是朝廷要赢了?”

张仲礼越发惊讶道:

“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只要有雄踞山南的太平贼。。军在,郑堂老就算拿下长安或是关内又如何,多半也难逃个劳师动众的惨胜之局,哪里还有多少余力顾及其他呢?”

诸葛爽却是摇摇头道:

“可要是朝廷一旦输了,那便是万事皆休毫无指望和将来可期了。若非如此,又何须将金辰给刻意放归回来,也不过是图扰人心的权谋手段而已。。”

当然了,诸葛爽还有没有说出口来的内情。就是自去年冬天这些日子以来,他暗中自觉身体渐渐不虞,原本日啖酒肉数升,还能老当益壮的隔三差五招幸和御使姬妾的日子,也在渐渐力不从心的远去当中。

要是他的儿子诸葛仲方是个才具和气量出众之辈,那他到也不介意在自己余生最后的光景里,再一次冒险跳反朝廷的阵营,好为自己的儿子铺出一条继续出将入相的坦途大路来。反正他诸葛爽只是一介小吏出身,先投庞勋再降朝廷又附黄巢的几易门庭了,实在也不差这点口风和名声的负累。

然而现实情况是,诸葛仲方虽然经他耳提面醒的浸染多年,能够变现出来的也就是按部就班的中人之姿而已;所以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的求稳求定,避免麾下的任何冒险倾向,而让儿子能够堪堪接掌和守住这份基业就好。

为此,他也不惜付出一些壮士断臂式的代价,将那些立下功劳却隐有不好驾驭倾向的“骄兵悍将”们,给暗中罗织罪名处置发落掉;或是想办法明升暗贬的转为刺史、营田官等文职;与掌握兵权的机会隔离开来。

而对于极少数实在没有太大破绽和借口的,却又不得不要论功行赏的有功之人,他就就干脆顺水推舟以开拓新的地盘和局面的诸般理由,给逐一分遣出去带兵作战,而变相隔绝在了鞭长莫及的他方。

比如之前派遣刘经为代表,率部助战追随黄巢的本部大军;又在成功击败了魏博军之后,将另一位能征善战的大将李罕之以支援为名派去参与关内大战的尾声。但没有想到这厮好死不死的会去窥探太平军的虚实,结果倒是省了一番后续的手尾。

所以,就像是他前些年曾经将崔安潜派来联络的好几拨使者,使人冒充山棚强梁之辈暗中下手,坑杀在太行山中的陉道中一样;这一次他也派人守在了函谷道的东端,将所有进入怀州境内的疑似使臣存在,不分来历的都溺死在黄河里。

这样从明面上看,他所代表的河阳镇三州五县之地,就永远没有接到来长安求援或是来自朝廷方面策反、笼络的机会,而继续一边加紧向北攻打和夺取河东东南部的上党/泽潞之地,一边稳如泰山的坐视关中战局的成败和隔岸观火下去。

然而与此同时,他又对关东各地自发赶来驰援关内的地方人马,格外的网开一面;不但开放了境内的河阳桥三关和孟津渡,还就近提供了许多粮草、器物的接济和便利;也算是相当的仗义和面面俱到了。

但是这一次本以为该阵没在关内的刘经居然逃回来了,他也不能表现的太过刻薄寡恩,而愈发失了军中地方的人心和口碑。所以只能借口用这种“静养”的理由和办法,将其变相的软禁起来留待日后的慢慢炮制了。

毕竟,现如今无论是刘经还是李罕之,留在河阳镇本地军中的影响力,已经随着那些在一系列人事迁转当中,被打散别遣的部旧、亲缘而大多不复存在了。在这种情况下,诸葛爽倒不介意再给刘经一个阵前效力的机会。

按照他的盘算和规划,如果刘经能够在诸葛仲方的阵前,继续奋力以赴一切如昔的话,诸葛爽到也不介意给他一个潞州刺史兼守捉、团练使的名位和实权。在新占之地继续为河阳镇效力当下。

但是他如果阴有怨怼和不甘,或是在私底下依旧往来活跃的话,那战阵之中一支意外的“流矢”,也足以绝此后患了。那“痛失大将”的诸葛爽,也少不得要为他好好的哭过一场,而加倍鼓舞军中士气为之报仇雪恨了。

想到这里,诸葛爽忽然诞生了一个想法;如果关内的那位黄王这一次在劫难逃的话,那事实上占据了都畿道及其周边的一(河南)府五州(郑、汝、许、陈、汴)大部的那位朱老三,便就是在中原地区义军势力最大的一支领头人了。

也许该进一步巩固和加强,这股一河之隔南邻势力的共盟关系,才能再将来天下愈发动荡不堪的最周变局当中,后顾无忧的力应对河北的激烈局面。随即他叫来自己跟随有年的掌书记道:

“替我修书一封。。。。愿约为儿女亲家,尝续多年盟好。。”

——我是剧情分割线——

而在横贯而过的洛水已然彻底解冻,重新变得浊浪滚滚的洛阳城中。被人所惦记的朱老三,也在忍不禁打了一个喷嚏而裹紧身上的长裘之后,继续询问着从山南东道的襄州地方探访归来的使者:

“不知,阿母近来可好呼?”

“老封君身子骨甚好,中郎(朱存)亦是侍奉备至,膳食汤药,日夜不缀呢。。”

作为探访使者的通赞官寇彦卿,谨小慎微的应道:

“小郎君和夫人亦是左居别苑,得以日夜探视,晨昏定省,往来无虑;诸般奴婢、起居器物一如旧邸。。”

听到这里,朱老三愈发觉得百感交集而又百味翻沉起来了。自己作为变相人质的妻儿老母,居然能够和兄长的家眷一起别宅而居,还能够保持某种程度上的出入无碍,这不可谓不是一种变相的善意使然了。

“。。。夫人还特命卑下稍来亲手缝制的春衫、夏衣数件。。。此外,尚有言语请询于留守。。”

然而寇彦卿浑然不觉的继续说道:

“说。。”

正当满是缅怀之情的朱老三,闻言不由精神一振。若非是不得已的缘故,他也何尝愿意把自己颇为珍重的妻儿送到南方去呢?

“夫人说了,小郎君如今已是孩提之年,颇有些喜动好学的情迹;可否令其就近入蒙,以习人伦义理。。。”

听到这里朱老三不由犹豫了一下,虽然他早年是街头闲子的出身没有多少文墨见识,但也知道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作为他这一方面势力领头人的子女,若是随随便便的受教于人,少不得会在将来埋下一些立场和倾向性的隐忧和是非来的。

“也罢,就随她所愿好了。。”

但是最后朱老三还是点头应承了下来。毕竟,相对于亳州营妓所生而小字遥喜的这个小儿子,他还有个一直带在身边教导的长子友裕可以以为依仗;此外就在他夫人张惠南下为质的这段期间,他身边的姬妾之中也已然有两人相继怀有身孕了。

所以,这么一个在外为质的小儿子将来的立场和倾向,也不是那么特别要紧的事情了。至少相比眼下他所需要对应迫在眉睫的局面,俨然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这时候,一名仓促奔走进来将弁带来的突发消息,却让朱老三再也没有心思顾虑其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