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app哪些是免费的

【 .】,精彩免费!

另一边,慕浅的车子已经径直驶向了陆家别墅群。

待到大门口,司机缓缓停下车,原本以为门卫可能会有所阻拦,没想到车子刚一停下,大门便直接打开了。

竟一如从前。

司机连忙将车驶进大门,慕浅正盯着那两扇打开的大门出神的瞬间,门卫从屋子里探出头来,冲她打了声招呼:“浅小姐,来看二爷吗?”

慕浅回过神来,问了他一句:“二爷在家?”

“在呢。”门卫说,“最近几天一直在家休养。”

慕浅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车子径直驶到陆与川门口,慕浅下了车进门,却一个人都没有见到。

事实上,陆与川这间别墅里一直是没什么人的,连帮佣也没有,直到前段时间跟慕浅相认之后,为了让慕浅过来的时候有人照顾,才又安排了一个帮佣。

如今看来,之前的那个帮佣阿姨似乎已经不在了。

慕浅在门口站了片刻,才径直朝楼上走去。

幼稚美少女的游乐园日记

整个房子安静到了极致,楼上楼下都没有一点声音,仿佛根本就没有人。

慕浅上了楼,先是走到陆与川的卧室门口,推开门往里面看了一眼,没有发现人,随后又走到了书房,仍旧是没有看见人。

她微微蹙了蹙眉,又走到陆与川为盛琳准备的房间看了一下,还是没有人。

慕浅不由得转身下楼,招来一个站在庭院里的保镖,“陆二爷在家吗?”

“浅小姐,二爷在家。”保镖回答她,“今天二爷在家里见了两个公司的高层之后,就一直没有出过门。”

慕浅听了,不由得有些疑惑,转头重新上楼,再一次挨个房间挨个房间地找。

当她又一次走到陆与川的卧室门口时,忽然察觉到什么一般,快步走进房间里,蓦地看见了躺在床内侧地板上的陆与川。

他直挺挺地躺在那里,一丝动静也无,连身体的弧度都是僵硬的。

有那么一瞬间,慕浅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死了。

不过片刻的愣神,她就已经上前,蹲下来,伸出手来探上了陆与川的鼻端。

有呼吸!

可是看着陆与川发青的脸色,以及他放在心口的那只手,慕浅清楚地察觉到,他的呼吸已经虚弱到了极致。

“喂!喂!”慕浅连忙拍了拍他的脸,试图唤醒他。

陆与川却仍旧是一动不动,毫无知觉。

慕浅尝试了片刻,忽然顿住了。

陆与川这个情形,很明显就是心脏病发,如果她什么都不做,也许他就会这样直接死掉。

一个心脏病发的人,在一座没有人的房子里,倒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悄无声息地死了过去,又有什么奇怪?

他一死,他曾经做过的那些恶,犯过的那些罪,也就随着他的死去烟消云散了。

有何不可呢?

慕浅盯着陆与川青色的面容,缓缓收回了自己的手。

……

半个小时后,霍靳西又一次在医院见到了慕浅。

那时候,慕浅正静坐在手术室门外的椅子上,眉目之间,一片凝重。

霍靳西缓步走到她面前,脸色自然也不会好看。

慕浅抬眸看他,一时也没了玩闹的心思,只是拖着霍靳西的手,拉他坐了下来,随后一歪脑袋往他身上靠去。

霍靳西这才伸出手来揽住了她,沉声道:“怎么回事?”

“他心脏病发倒在屋子里。”慕浅说,“没有人知道,只有我。”

这简简单单一句话,霍靳西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含义,转头看了她一眼。

慕浅仍旧乖乖地靠着他,忽然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霍靳西也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道:“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慕浅蓦地抬眸看向他,委屈巴巴地撇了嘴,“这次回去,不会又关我紧闭吧?”

毕竟她今天才刚刚重获自由呢!这才自由几个小时啊!

霍靳西静静与她对视了片刻,慕浅愈发流露出委屈与可怜的表情,伸出手来拉着他的袖子,轻轻地扯了又扯。

八年前,她一拉他的袖子,他一准心软。

慕浅险些忍不住笑出声来,已经在心里小得意,等待着霍靳西的又一次特赦时,却忽然听霍靳西冷冷地道:“我之前说过,再让出门,去哪儿,做什么都必须先经过我的同意。而,是怎么做的?”

慕浅的脸色顷刻间就垮了下来。

两个人又在手术室门口坐了片刻,终于等来了陆与涛和一群陆氏的高层,匆匆抵达医院。

见到有陆家人来,慕浅直接就将

守护陆与川的任务交给了陆与涛,自己拉着霍靳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陆与涛原本就不待见慕浅,经过陆与江的事情之后更是如此,因此慕浅走,他求之不得,冷眼看她离开了。

然而慕浅和霍靳西出了医院大楼,坐进车里之后,那车子却久久没有发动。

一直到四个多小时后,手术室传来陆与川手术成功的消息,那车子才终于启动,缓缓驶离了医院。

……

自此,慕浅又在家里憋了好几天,期间陆沅一直有给她打电话,说是陆与川很想见她,偏偏慕浅都不为所动,

“他现在可是病人,还是心脏病人。”慕浅说,“我怕我一个不小心说错一句什么话,万一把他气死了,我不是罪大恶极?还是等他病情稳定了,再告诉我吧。”

陆沅无奈,一直到陆与川出院那天,才终于又给慕浅打了电话。

慕浅听说陆与川出院了,立刻拎上自己上次没能送出去的“回礼”前去道贺。

原以为陆与川出院,陆家一定宾客满门,没想到却依旧是冷冷清清的状态,慕浅走进陆与川别墅的时候,里面的情形跟上次一模一样,一点动静也没有,

慕浅有些怀疑自己上楼之后会不会又一次看到昏迷不醒的陆与川,因此脚步都放轻了一些,没想到刚刚走上二楼,就看见了坐在楼上小客厅沙发里,安静地注视着楼梯楼的陆与川。

他脸色似乎还有些苍白,可是看见慕浅的瞬间,他立刻就笑了起来。

慕浅的脸色则瞬间就垮了下来,将手中的东西往陆与川面前一摆,道:“陆二爷,您上次在美术馆救了我,出于对您的感谢,这是我送给您的回礼,希望您手下,自此之后,我们两不相欠。”

陆与川低头,看见了一幅《茉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