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扒视人版

星舰缓缓降落在起降场上,在打开舱门之前,楚君归耳边就响起一系列的提示音:“外部气压为3个标准大气压,空气主要成分为氮,氧气含量无,不可呼吸。外部温度目前为-65度,预计3小时后降至-100度。建议在行星表面活动时全程穿戴战甲,不建议无防护活动。”

这一长串的提示由于播放速度被提高了30倍,因此外人听到就只是滴的一声。

楚君归打开舱门,一道风沙扑面而来,细小的砂石打在战甲上噼啪作响。这一瞬间的风力就达到9级,而在行星天气预报中,今天的气候属于‘相当温和’。

楚君归顶着狂风走出星舰,放眼望去,空中全是大团的砂尘,拳头大小的石块到处飞舞。在远方的空旷地带,就有三道龙卷风在缓缓移动。

一个个战士跟着楚君归下了星舰,在战甲辅助动力的支持下,现代战士在10级以下的风天都能自由行动,就是视野不太舒服而已。

段徐烟和他的加强营已经先一步降落,正指挥战士们将装备箱从运输舰中搬下来,布置防御阵地。

起降场就在基地的旁边,因为时常狂风大作的缘故,基地里大多建筑都十分低矮,最高的建筑就只有20米。倒是基地周围竖立着一圈圆盘,随着风向不断摆动。

这些圆盘直径足有十几米,内部是风叶,两面则覆盖着钢丝细网。狂风呼啸着从圆盘中吹过,推动着风叶高速旋转,为基地提供电力。

在降落之前,楚君归已经看过基地的资料。这座基地是矿业基地,用于提炼修补星舰所必须的合金金属。这颗星球虽然有矿产,但是恶劣的气候使得开采成本高启,无法用作商业用途。当时第九舰队别无它法,在这里秘密设立了一个材料基地。

联邦也在行星上设立了一个前进基地,准备彻底拔除王朝的基地。不过这个基地刚刚建好,就已停战。现在战事结束,自然不会再保留这种没有什么经济价值的矿业基地,因此就准备把基地的人员和设备全都撤走。

转眼之间特种连集合完毕,就有基地军官过来划分防区,分配宿营地。

几个人簇拥着段徐烟走了过来,隔着老远段徐烟就招呼道:“君归,这几位是基地的主管。接下来的一周我们就要跟他们一起生活,直到打包走人为止。来,认识一下,这位是苏主管,是第九舰队的老人了。别误会,他可不是许昝年那一系的,要是的话还能被发配到这种连个鸟都没有的地方?”

白嫩美少女长发披肩低头浅笑居家随性写真图片

苏主管说:“这里什么都好,就是环境差了些。走吧,进基地里再说。”

几人登车,一路驶入基地主楼,然后走向地下。苏主管一边带路一边解释:“行星的环境太差了,时常会有时速几百公里的风暴,基地的建筑就没办法太高,而且高层居住的体验也非常不好,就跟睡在中世纪的帆船上差不多。所以一应生活设施都放在地下,这样也安全。”

楚君归随着众人走进一间会议室。会议室异常简陋,除了必要的系统和桌椅之外什么都没有,就连墙面都是裸露的建材。

坐定之后,苏主管让人送上茶点,笑着说:“这里确实艰苦了点,当初刚建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就连床都不够。这些茶点还是停战后送过来的补给,段上校是见过好东西的人,别太在意。”

段徐烟靠在椅背上,说:“顺利把这几天过去就行了。我估计联邦不会善罢甘休,多少总得发动一两次进攻,试探一下我们的成色。毕竟这段时间我们发起的行动数量远远超过他们,联邦应该不会这么忍下去。”

苏主管问:“我们发起了多少次行动?”

“51次。”

苏主管没想到会有这么多次的袭扰行动,愣了一下,才说:“这样会激怒联邦的吧?”

“当然会!第四舰队那些家伙就是想要激怒对手,好名正言顺地打上一场。没看他们把看家的移动基地月相都开过来了吗?”段徐烟冷笑。

苏主管脸色有些许的不自然,说:“第四舰队的战力那个……有口皆碑。连我们第九舰队都打得这么艰苦,他们哪来的自信挑衅?”

段徐烟道:“老苏啊,这你就天真了。凭心而论,你们这仗打是还不错,可是打得再怎么好,最后还不是得输?停战可不是因为你们,那是徐冰颜的纵贯线战役大获全胜,才逼得联邦主动停战。”

“话不能这么说,要是没有我们牵制了联邦几倍的军力,纵贯线能打得这么顺利?”苏主管十分愤慨。

段徐烟摇头,语重心长地说:“老苏啊,话不能这么说。你当然可以这么想,但是在大部分人眼中,包括联邦指挥部那里,都会认为这两场战役是单独的战役,也会分别评价。想想就能知道,你们顶多能得个英勇奋战、顽强不屈的评价。给点军功就不错了,就是只给个服务勋章你们也说不出什么。”

“这不公平!”苏主管拍案而起。

段徐烟安坐不动,说:“你看你,又激动了不是?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你不认可的话也没有关系,听过就算。”

苏主管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慢慢坐下,带着一丝无奈地说:“抱歉,我确实有些激动。过去这几个月,我们实在是太苦了,最后两个月食物都只能实行严格的配给制,而且口粮有一半是回收的有机质。如果这样的战斗还不能得到一个公正的评价,那我就太失望了。”

看到他这个样子,段徐烟岔开了话题,说:“好了,不说这些扫兴的事了。基地现在补给应该够了吧?不够的话可以从我们这里匀一部分。吃饱喝足好干活,你们快点打包,我们也能快点完成任务。这见鬼的地方,多呆一天都受不了。”

苏主管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一直在研究基地结构图的楚君归忽然抬头,问:“苏主管,这座基地究竟是采掘什么的?”

“嗯?”段徐烟瞬间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锐利目光落在苏主管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