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秋葵视频官方下载

【 .】,精彩免费!

“前辈!”

秦苏微微一愣,脸上露出腼腆,好奇的看向中年男子。

“什么前辈不前辈的,如果不嫌弃,叫我一声老大哥就是!”

中年男子摆手,丝毫没有架子,对秦苏这里,他还带着几分欣赏,敢对妖夜宗的天骄下手,这种有胆识的年轻人,楚国可找不出几个。

“老大哥!”

秦苏顺声开口,这白白送上门的大腿,他自然要抱住。

“好!”

“敢不敢随我出去,会会这些域外天骄!”中年男子笑声开口,说道:“放心,那些阴阳境的长老还不敢出手,否则有人会对付他们!”

秦苏闻言一惊。

难道,楚国中有强大的隐世强者,在暗中制衡荒域的来人?

中年男子没有多说,秦苏也不好追问,他轻拍乾坤戒,瞬间换上一袭黑色长衫,头戴斗笠随着走了出去。

蓝色条纹裙子清新少女阳光轻轻地投身在她的脸上

眼下,他的身份还是不宜暴露的好。

一方面,妖夜宗和紫天剑宗哪里不好解释。

另一方面,星空极道宗在搜寻自己,洛红尘,公孙灵儿等人都在外面,他可不想再次碰面。

“有人走出来了!”

看到两道身影从茶馆中走出,无数目光刹那间汇聚,纷纷露出异色。

因为,这中年男子的面孔,他们并不认识。

“不是封仙宗的人?”

妖夜宗众修皱眉,他们先前猜测有可能是封仙宗的人,可眼下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那个人是谁!”

很快,众人将目光从中年男子身上移开,落在了一道身穿黑衣,头戴斗笠的修长身影之上。

“是他!”

“就是他!”

柳慕白双眸紧缩,再看到这黑衣身影的瞬间,他立刻怒声低吼。

虽然他没有看清,但是凭借着直觉猜测,先前将自己拽回去的家伙,肯定就是这黑衣人!

“祭天境!”

“该死!他竟然是祭天境!”柳慕白吐血,他在秦苏一个人手上吃亏也就罢了,眼下又冒出一个祭天境的神秘强者,又被他给遇到了。

“果然有阴阳境出手!”

随着秦苏两人走出,众人并没有太多惊讶,能够一击重伤羽化境的强者,实力至少也是阴阳境了。

“谁要找揍?”

中年男子刚刚走出,便张口来了这么一句,十分简单直接。

他身姿挺拔,目视八方,缓缓扫过众天骄。

众人闻言,纷纷有些傻眼。

他们实力再强,也不过是神轮境界,这中年男子怎么看都是一位前辈,阴阳境大能!

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他们呢么!

“这位前辈……”

柳慕白闻言,开口试问道:“刚才晚辈进入,可是前辈出的手!”

“没错,是我揍的!”

“不服?”中年男子沉声开口,丝毫不建议以大欺小。

“那张师弟呢!”

柳慕白皱眉,险些一口淤血没有喷出来。

碍于修为,他能称呼一声前辈,已经十分的客气了,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无耻。

一个阴阳境大能,莫名殴打他一个羽化境弟子,都能如此豪言相告,他还能说什么?

冲上去拼命,还嫌被打的不够惨么!

“也是我揍的!”

中年男子直言不讳,再次开口承认。

“那王师弟呢!”柳慕白深吸了一口气道。

他口中的王师弟,自然是在茶馆内,和楚国修士发生争执的妖夜宗弟子。

“咳咳!”

“是我揍的!”

没等中年男子开口,秦苏抢先一步开口道。

毕竟,此事与他也有些关系,自然不能让这所谓的老大哥都一个人全揽了。

“是谁!”

柳慕白怒目森寒,面对阴阳境大能他不敢发怒,但面对秦苏就不一样。

“我刚刚揍了,还踢了的屁股,忘记了?”

秦苏嘴角冷笑,他自然不会傻到承认身份。

“果然是!”

“我要杀了!”

柳慕白怒吼,他猛的袭出,直奔秦苏轰出。

眼下,有众多修士在场注视,他哪里能够忍受,至于这中年男子,他不相信对方会对自己出手。

“就凭!”

秦苏嘴角冷笑,脚下佁然不动,他手中出现一杆黑色长枪,朝着虚空横压而下,幻化出层层枪影。

“轰!

随着枪尖降临,荡漾出一片黑色波纹,柳慕白神色惊变,身体猛然下沉,脚下大地被镇压的粉碎。

仅仅一枪之威,柳慕白便承受不住,这一幕让众人观之色变,纷纷惊奇这长枪是什么级别的法宝。

“青铜印的重力领域果然好用!”

秦苏心中冷笑,他手中的黑色长枪,别说是什么道器了,连灵器都不是,不过是一杆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铁枪罢了。

只所以能一招镇压柳慕白,完全是依靠青铜印的恐怖重力和出其不意的时机。

这青铜印被秦苏所得,才能完美的发挥出力量,在那林成飞的身上,完全就是一件防御的摆设罢了。

“轰!”

秦苏大手挥动长枪,发出呼呼的破空咆哮,柳慕白发出惨叫,哇的一口喷血鲜血,面对秦苏这一枪他无力抵挡,整个人都被轮飞了出去。

“好!”

老大哥开口赞叹,对秦苏的实力再次震惊。

能以祭天境修为强胜羽化境,这种修士,定然不是普通之人了!

“我来会!”

柳菲秀眉微皱,发出一声娇喝,直接朝秦苏出手。

对于秦苏这里,她总觉得有些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可秦苏这里带着斗笠,遮拢全身气息,就连她也看不透。

她要做的,就是将这斗笠摘下,看一看对方的真实身份。

“女人,还是算了吧!”

秦苏冷声开口,他自然不想和柳菲出手,尤其是对方觉醒了凤凰真火,实力恐怖无比,绝对要比柳慕白强上太多。

“少废话!”

柳菲冷喝,眼前这人两次让柳慕白惨败,她自然咽不下这口气,非要将其镇压不可。

就算不为了私仇,她也不能丢了妖夜宗的面子。

“额……”

秦苏鄂然,面对柳菲的出手,他十分头疼。

他身上的几件法宝和手段,都不能动用,否则一出手便会暴露出自己的身份。

至于刚才对付柳慕白的一击,这种一次性的手段,肯定对柳菲没有作用。

总不能让自己拿着一杆破铁枪,去戳她的凤凰真火吧!恐怕,还身子都没有靠近,就被焚烧成灰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