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宝草莓丝瓜向日葵

“我先回楼上给三个小家伙准备食物。”

到厨房看了一下,见老妈还在弄菜,良人打了个招呼后就上楼了。

“小蕾,你哥现在已经收服三只神奇宝贝了?”

见上楼去了的良人,木木义人朝蜷缩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木丫头问到。

“三只吗?我只知道波波跟呆呆兽,另一只估计是这次到真新镇春游的时候收服的吧。”

木木蕾伸了伸腿换了个姿势,眼睛盯着电视屏幕,头也没回地说到。

“这样啊~”

木木义人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惊讶,他并没有什么训练家天赋,曾经他还为此感到很不甘心,不过后来也就释然了。

没想到自己两个儿子在这个领域却表现得极为出色,作为他们的父亲,木木义人还真有点老怀大慰的感觉。

“出来吧,大舌贝,准备吃晚饭咯。”

“喀喀~”

将两宠放到书桌上后,良人也把大舌贝放了出来,因为大舌贝在陆地上行动不便的缘故,想跟这个小家伙增进感情的良人,机会比起波波和呆呆兽来就要少很多。

教室戴耳机听歌的音乐少女

不知道是不是提前觉醒了冰属性力量,明明属性面板上标为大胆的性格,从目前看来改为高冷反而更贴切。

如果把大舌贝用人类女生的分类来匹配,那她毫无疑问就是高冷的冰山女神。

好在大舌贝是个女孩子♀,在情感上表现得更加细腻跟敏感,良人付出的每一份真诚大舌贝都能够感受到。

收服大舌贝不到三天时间,这个小家伙对良人已经没有原先那么冷淡了。

“良人,下来吃晚饭咯。”

刚将三宠面前的食盘倒满食物,楼下就传来了老妈的声音。

“好,马上。”

“你们三个先吃吧,我先下去咯。”

良人扭头应了一声,转过头来朝望着他的三宠笑了笑说道。

“咕咕~”

“喀喀~”

“呀哆——”

听见良人的话,三宠也自顾自地埋头吃了起来,尤其是呆呆兽,下午跟沼王的对战可是把这个小家伙累得够。

体力在神奇宝贝中心已经恢复了,再生力特性被激活之后,在没有对战的情况下,呆呆兽的体力基本上一直是处在饱满的状态。

不过下午这场战斗,主要是精神力的消耗,这是再生力特性也没办法恢复的。

“踏踏……”

见三宠吃得很香,良人脸上也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换了双拖鞋后,良人就朝楼下走去。

“快去洗一下手,然后我们就开饭了。”见从楼上下来的良人,正在端菜的老妈脸上挂着温柔的微笑朝他说道。

“哇,好香啊!!好久没吃到老妈烧的菜了。”

洗过手,一家人围坐着桌子,看着满满一桌子的菜,良人俯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你们两个多吃点,以后每天想吃什么,妈妈都给你们做。”

看着两兄妹抓起筷子,你争我抢地夹着桌子上的菜,良子脸上露出了一抹温馨的笑容。

之前因为要考初级饲育家职业资格证,加上每天工作非常忙的原因,她基本上没有时间给两兄妹做饭。

如今辞职了,虽然开店同样不轻松,但是因为工作时间受自己控制,至少她能够像一个正常母亲一样,每天可以给自己的丈夫、孩子准备可口的饭菜。

“桃矢这小子有一段时间没有打电话回来了吧,也不知道他那边情况怎么样。”

将筷子上夹起的花生米送进口中,木木义人酌了一小口面前杯子里的酒,一脸不满地说到。

比起老二的懂事稳重,老大桃矢从小就是个不安分的主,当初拿到初始神奇宝贝没多久,就跑到北郊林子里去找野生神奇宝贝对战,最后被一群大针蜂蛰得满头包。

“桃矢马上面临毕业了,估计事情有些忙吧,不过当初他报考拉鲁斯神奇宝贝高级学校,你可是同意了的。”

良子给两兄妹碗里又夹了些菜,白了一眼身旁的丈夫说道。

“这个混小子趁我喝了酒才跟我说的,我哪知道他说的那个拉鲁斯高级学校在芳缘那么远。”木木义人一脸不爽地说到。

当初那混小子一边拍马屁一边灌他酒,木木义人现在想起来都还有气。

“这性格不正随你的嘛……”

“二哥,糯米糍给我留一块。”没有管正在扯闲话的两口儿,兄妹俩此时只埋头负责消灭桌上的菜。

“那块小的给你。”

“不行,我要大的那块。”

“小孩子,就要吃小的。”

“我还小,我要多吃才能长身体。”

“你只比我小一岁……”

难得一家人能够聚在一起吃晚饭,明明经历下午竞技场战斗后,有些疲惫的良人,此时也显得很有精神。

“我吃饱了~”

“我也吃饱啦——”

今天老妈不用再熬夜备考,收拾桌子洗碗这种事情就不需要两人操心了,吃完后两兄妹一个匆匆上楼照看神奇宝贝,一个蹦到沙发上玩手机。

“呀哆——”

上楼来,书桌上三盘食物已经被吃完了,今天波波没有再跟呆呆兽玩大眼瞪小眼的游戏,而是自己站在窗台边眺望着夜空吹风。

原本还有些诧异的良人,当看到书桌上深情对视的呆呆兽和大舌贝,良人顿时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一只性格高冷的大舌贝,遇到了一只暖男型呆呆兽,原本在良人眼里只是小孩子的两宠,突然之间就这样长大了。

“大舌贝,我带你去泡一下水。”

良人将三只空了的食盘收了起来,然后抱起吐着可爱的舌头,贝壳内黑色柔软本体的脸颊上,显现有一抹娇羞红晕的大舌贝。

“喀喀……”

被良人发现了它俩的小秘密,大舌贝害羞地将贝壳闭合了起来,呆呆兽也伸出肉乎乎的爪子挠了挠头,脸上露出一抹憨憨的笑容。

“呦,呆呆,你可以呀。”

良人笑着揉了揉呆呆兽的脑袋,这才抱着大舌贝朝楼下厨房走去。

“哗哗……”

将大舌贝放在水槽中然后打开水龙头,清凉的水流淋在大舌贝的身上,这只外表高冷内心却羞涩的大舌贝,这才悠悠地把贝壳打开,安静地望着一胖正在帮它们刷盘子的良人。

“大舌贝,我有件事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