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宝下载安装到手机

这三人都是六倍极限的大高手,并且各有不同的绝招,配合起来可以攻击到对方所有方位,可谓是无死角击打对手。

松和通好像有些跟叶凡动手的兴趣。

他走到客厅,扭动右脚,“小子,以为自己达到了六倍极限,就有资格明目张胆的袭击我们?”

“真废话!”叶凡咧嘴一笑,“接我一拳再说!”

说打就打,没有丝毫停顿,叶凡便是左手勾拳轰出,直取松和通的脸部。

拳劲重若千钧,却又如尖刀割面,十分地凌厉快捷。

松和通显然是过于轻敌了,没料到叶凡左手轰出的勾拳,无论力道还是速度都比他还要强上三分。

他立马借势后仰,堪堪避过叶凡攻来脸部地勾拳。

绕是如此,拳风扫过,鼻子还是渗出了鲜血。

“嘶!”松和通大惊,也顾不得狼狈,连忙叫道,“大哥,他的武劲达到了六倍极限巅峰,快来帮我!”

松和鼎和松和宇也都惊骇叶凡快若闪电的一击,不等松和通说完,便冲上前去。

叶凡看着三个六倍极限的岛国人,心里十分轻松。

笑意MM林盈臻粉嫩迷人

他的身形暴涨,眨眼间便欺近松和通,勾拳变成鹰爪,直取松和鼎的琵琶骨。

这一出乎意料地打法,让松和通骇然,身体后仰地势头去尽,空门大开。

整个左肩都暴露在了叶凡的鹰爪之下,眼看着叶凡的鹰爪逼近琵琶骨却再也无能为力。

一时间松和鼎三人赫然明白,叶凡原来早就有备而来。

不过,传闻中地三毒奎可不是那么菜的。

只见松和通身体去势已尽,但却在毫无借力点的情况下,身子硬生生的又退开三公分。

这样一来,虽然叶凡地鹰爪还是碰到了他,却并没有伤到要害,只是把松和通劈在身上的浴巾一把撕裂了开来。

与此同时,松和鼎的拳头和松和宇的左腿横劈,也接踵而至。

叶凡鼓起双臂,先是用肘子与松和鼎的拳头砸在一起,借着退开的力道,空出一拳,扭身对着松和宇的左腿一砸,硬是把他的踢势缓解。

“们就这一点实力?”

叶凡几乎是以肉身强度,硬抗两人攻击。

松和鼎和松和宇心头发凉。

对方出手快得连他们都看不清,可是那力道不是盖的,二人退后两步,看似是被叶凡震开,实则是松和鼎的双手和松和宇的左腿已经痛得发麻了。

“来点真材实料吧,不然我连身都热不了,们就全得爬地上!”叶凡吐了口唾沫。

松和鼎、松和宇、松和通此时都稳住了身形。

他们已经抛弃轻敌念头,打起十二分精神严阵以待地望着叶凡。

叶凡咧嘴一笑,“我全力之下,们能挡住我三招,我就留们一具全尸。”

“三招?!”三人一愣。

松和宇不由得嗤笑道,“小子,别以为力气大就了不起,想要赤手空拳三招打败我们的人,还没出生呢!”

叶凡见奇袭没有收到效果,索性停住了手上地动作,双眼如鹫地打量着松和鼎、松和宇、松和通。

“傻吊……第一招!”

双方对峙了片刻,叶凡再度欺身上前,这次地打法极具迷惑性,竟然缓慢伸出了右手,擂向中间的松和鼎。

只不过,他的拳头掠过,一点风声也没有,看来力量并没有多强。

松和鼎、松和宇、松和通三人再一次迷糊,不过也不敢再掉以轻心。

松和宇和松和通左右夹击叶凡,松和鼎双拳强劲轰出,直取叶凡的右手,他打算以最强力量硬抗叶凡的单手。

叶凡自然不会用右手跟松和鼎硬碰硬,在接触的一霎那,右手紧急抽回,同时弹腿快速踢出,攻向率先发动攻击、身形略有前倾的松和通。

几乎在电闪雷鸣之间,叶凡避开松和鼎的双拳,跟松和通轰在了一起。

“嘭”的一声,双腿相拼,立见高下。

叶凡轻松将松和通给踢飞,而那可不抵挡的惯性,更是直接将松和通给震得往后倒飞了三米多,砸在了水床上。

松和通惊愕地捂着小腿,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那股剧痛从他的腿上扩散开。

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松和通顿时大叫起来,“啊……我的腿,我的腿断了!”

“就这水平也敢称曼谷一绝?真是笑掉人的大牙了!”叶凡脸上带着笑意。

他一直压制自己的武劲,保持在六倍极限。

可是对方实在太弱,连自己寻常的攻击都接不住。

这次任务,就算欧阳威带龙眸特组执行,也能手到擒来。

松和鼎和松和宇连忙退后,谨慎地看着叶凡,“……好家伙,居然踢断了三弟的腿骨!”

“一般一般!”叶凡不以为意的摆摆手。

松和鼎看着松和通那变形了的小腿骨,愤然大怒,双拳猛地挥出,直冲叶凡面门。

叶凡速度比对方是快了许多,两人地身形交错间,叶凡停住了身形,并没有借势攻击,而是缓声说道。

“松和鼎,们已经折了一人,恐怕很难在跟我斗下去了。按照我说的,交代们背后的势力以及所有情报,我放们一条生路,怎么样?”

“痴人说梦!要打就打,少废话,还有两招。”松和鼎想也没想便就拒绝了。

背叛海翼集团,松和鼎想也不敢想。

叶凡抬头望了眼松和鼎,诡异的再一次递出了右拳,跟前头一样出招绵软无力,极具欺诈性。

难道这疯子刚才是使诈?难道他还想用腿部力量来偷袭我?

松和鼎很快把这个可笑地念头从脑子里排了出去,全身力量积聚双拳之上,这次他不想给叶凡任何机会,他要靠着这一对铁拳,把叶凡的拳头轰碎。

叶凡笑了,很诡异地笑了,忽然间右手力量猛增,有如凝聚万钧力量的重锤,呼啸着直轰松和鼎的拳头。

与此同时,身形一移,左手格挡而出,挡住了从后而来松和宇的攻击。

如遭雷轰!

松和鼎的拳头“咔嚓”一声传出,随即豆大地汗珠滚落下来,表情极其痛苦,更是难以置信地望着叶凡。

事实摆在眼前,不管是相信还是不相信,松和鼎都已经输了,双拳拳骨尽皆断裂,他已经丧失了再战地能力。

不管叶凡有没有使诈,这对松和鼎来说都是奇耻大辱,从来没有窝囊地输过,何况兵不厌诈,使诈也是对战地常事,他们三个人,叶凡也才一个人而已。

叶凡咧嘴一笑,横脚直踹,将松和鼎踢飞。

那奔势路马的冲击力,直接把他的内脏踢伤。

松和鼎吐出一口鲜血,昏死过去。

一旁的松和宇一惊,连番后退。

叶凡的表情很奇怪,非常地平静,似乎根本没有因为赢了而高兴,又似乎这一切都是预料之中。

松和鼎、松和通两个倒地的人已经是拔了牙地老虎了,不再为惧,他的目光转向松和宇。

老大、老三说败就败了,只走了两个回合。

如今就剩下单单一个松和宇,自然是没办法抗衡叶凡的。

此刻的他就犹如待宰的羔羊,孤独无助,可怜巴巴到了极点。

“一招一个,说咱们是不是继续?!”叶凡从一旁的茶几上拿起来一支香烟,兀自点着,吐出了一口烟圈,淡淡说道。

松和宇脸色几度变化,最终还是地下脑袋,“我们输了!”

“们可以交代海翼集团在南洋的一些事情了吧?”叶凡继续问道。

“……到底是什么人?”松和宇沉声问道。

他从没见过这个身材矮小的南洋人,也没听说过国际上有这么一号雇佣兵。

而且,对方的英语非常标准,带着浓重的英伦口音,由此可见他应该是在欧洲接受的培训。

松和宇不明白,海翼集团不是主要在太平洋活动么?

怎么会招惹到欧洲的势力了?

“是我问,还是问我呢!”叶凡沉声一喝,“给最后一次机会,不说就去死吧!”

“海翼集团……”

松和宇面露深深的恐惧之色,低下脑袋,既不松口,也不求饶。

“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叶凡伸手往后一翻,G3被他举起,那个黑黝黝的洞口直直对着松和宇,“还有什么遗言?”

“……不能杀我们,不然海翼集团不会放过的……”

“机会给了,自己不珍惜。不好意思,拜拜……”

“嘭!”的一声,松和宇骇然的看着自己胸膛的大血洞,张了张嘴,吐出一些血沫子,便往后倒去。

叶凡面无表情,缓步来到松和通和松和鼎身边。

“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蠢货都活不了多久。这个道理,们应该比我清楚!”

说着,叶凡抬起松和鼎的脑袋,猛地往边上一扭。

“咔嚓!”脆响,松和鼎的脖子直接扭转了一百八十度,脸跟背贴在了一起。

松和通还没有完全昏厥,只是腿部的剧痛让他出现了短时间的迷糊。

可是此时此刻,他的脑海却是无比清醒。

二哥中枪倒地,胸口给打穿,死的不能再死了。

老大更是死不瞑目,脑袋都差点搬家,唯独他一人还没受到叶凡的额外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