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今日影视app正版

苏玄看着大白,冷寂的眸子都是温暖了许多。

这是和他一起成长的兄弟。

同生共死,肝胆相照都不足以形容一人一狼的感情。

虽然这些年他们聚少离多,可以前的一幕幕始终镌刻在苏玄心间,岁月沉淀下的情感更是纯粹珍贵。

苏玄化为本来样貌,飞到了大白身边,细细观察此刻大白的状况。

而此刻此地也有些乱了。

“啊,又是你这白痴!”小竹尖叫,眼珠子瞪得老大,死死提防着巫灵灵。

“嗨,小竹。”巫灵灵笑着打招呼:“吃虫子么?”

“鬼才会吃!小竹告诉你,这里是小竹的地盘,你再敢乱来,小竹会打你的!”小竹大叫。

“不吃就不吃……”巫灵灵随意的摆摆手,眼珠子却是盯着古圣竹身后乱瞄。

这里…好美啊!

巫灵灵看看就如星辰点缀而成,透明灿烂的星空大鱼,又看看萌萌的大白,只觉人生达到了巅峰。

短发美女

小竹脸一僵。

喜新厌旧?

这么快就不理小竹了?

小竹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气,鼓着腮帮瞪巫灵灵。

“小竹,你这里好好哦。”巫灵灵则是夸赞了句,顺便走入了那片虚幻的‘星空’。

“那还用说?”小竹嘴一挑,一脸傲然。

“小竹好棒,我也好想有这么一个地方。”巫灵灵继续吹捧。

“哈哈,那你要努力了。”小竹大笑。

“我有小竹一半好就很高兴了。”

小竹听着,就很得意,这人也不是那么面目可憎嘛。

巫灵灵则是嘿嘿笑,哄小动物小家伙,她最擅长了。

当然,巫灵灵绝对想不到小竹比巫族最老的老祭司还要大好几轮。

下一刻。

巫灵灵屁颠屁颠跑到了星空大鱼身边,眨巴着大眼睛,一脸单纯的看着星空大鱼。

“鱼鱼,你好漂亮哦。”巫灵灵称赞,就很想骑它。

星空大鱼顿时警惕看巫灵灵。

本来它在苏五的星辰命魂中好好地。

尽管当年猎荒圣子被苏玄炼成傀儡分身,但对它的影响其实很小。

不过对于苏玄将它放出来,星空大鱼就很抗拒了。

难道苏玄不知道星空大鱼幼年期都要依附于星空才能成长?

星空大鱼就很鄙视苏玄,更觉得苏玄想弄死它。

但很快就真香了!

运脉震惊了星空大鱼!

在星空修行是星空大鱼的标配,星辰命魂勉强达标,但命魂再好,会有运脉好?

星空大鱼其实是天生的气运圣兽,毕竟代表浩瀚星空而生,符合天地阴阳变化,可惜因为太难成长起来,所以气运不显。

但。

有了运脉帮助,星空大鱼却是能提前显现气运圣兽的威能,更能在幼年期就摆脱星空的桎梏。

星空大鱼兴奋了!

什么制霸天下,举世无敌……种种念头浮上心头。

当然,第一步是得到运脉。

索性苏玄将它放在这里就是为了促进运脉成长,于是星空大鱼将计就计,一边温养运脉,一边酝酿夺取运脉的大计!

一切都很完美,过程也很香……

星空大鱼都觉得自己一定能成功了。

直到大白醒来一次,让它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社会的毒打,爸爸的铁拳……

星空大鱼绝望了。

狼崽子什么的,果然是世间最恶心的种族!

星空大鱼颓废了好些年,等它决定重振精神时,苏一,徐暗天又来了。

于是星空大鱼彻底成了工具鱼,绝了得到运脉的念头,就想着以后跟着沾点光……

而此刻。

“鱼鱼,吃虫虫……”巫灵灵觉得鱼怎么也该喜欢吃虫子吧?

星空大鱼一脸嫌弃盯着巫灵灵,眼神却警惕。

这瓜娃子想骑它!

星空大鱼从巫灵灵贼亮的眼中看出了这一点。

巫灵灵:“……”

不知道为什么,巫灵灵就很委屈。

她长得这么可爱,怎么一个个都不愿意让她骑?

巫灵灵就觉得很没道理。

与此同时。

苏玄轻轻呼出一口气。

没错了。

大白是因为体内力量太过恐怖,不得不沉睡。

就像他的灵帝劫一样,必会引来净土之仙。

大白定是察觉到了危险,才迫使自己在此地沉睡。

当然,大白每时每刻都在积蓄着力量,甚至是运用运脉修行,估计是想凭借自己的力量渡过此劫。

“论凶性,我都不及大白。这狼崽子是真的狠,竟然想单枪匹马去怼净土之仙。”苏玄轻笑。

不过很快,苏玄看着可爱极了的大白就有些无语了。

老子那么大一只凶猛霸道的白狼呢?

“阿青,小狼狼好可爱哦。”巫灵灵在星空大鱼那里吃了瘪,顿时又凑到了这边,眼睛眨巴着看大白。

“他叫大白。”

“你生的么?”巫灵灵顺嘴问。

“滚!”苏玄低骂。

巫灵灵撇嘴,趴在一旁看大白,只觉要是抱着大白睡觉肯定很舒服。不过巫灵灵也知道轻重,看出大白情况不对劲,没有乱来。

至于苏玄……

呵呵。

知鸟知面不知心。

巫灵灵除了偶尔想骑一下苏玄,已经对他没什么爱了,毕竟太暴躁,太不可爱了。

苏玄嘴角扯了扯,都懒得说她什么。

旋即。

苏玄瞥了眼星空大鱼,咧嘴一笑。

星空大鱼浑身都是一激灵,只觉毛骨悚然。

莫说本就被苏玄限制,此刻再见苏玄更是本能察觉到苏玄身上有一股让它敬畏的气息。

似乎化身鸟儿的苏玄,血脉比它还高贵。

而且。

星空大鱼更是察觉到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

尽管很模糊,但星空大鱼并不觉得自己感觉错了。

那是弑圣的气息!

苏玄…杀了一头圣兽?

星空大鱼只觉鱼肚子都一颤一颤的,被吓得有些懵。

惹不起,惹不起。

圣兽是高傲,但也看人啊。

星空大鱼有些卑微的低下了头。

苏玄也没管它,看了眼苏五。

这些年苏五也是出去了趟,在苏一等人的帮助下成了帝,不过现在只有六阶灵帝,底蕴显然不如苏一。

不过苏玄也知足了,毕竟苏五顺带白送了一头圣兽。

而下一刻,苏玄飞到了运脉前。凌霄剑护在周边,气息越发亘古苍茫

这条就如年幼黄龙的运脉小心翼翼的缠在了苏玄身上,透着欢喜,就好像遇到了亲人。

“当年所做果然值得,这头运脉已经彻底与我亲近,顺从于我。”苏玄一脸欣喜。

“以我如今的气运之道造诣,再有运脉的变化和我契合程度,我完有能力让它摆脱流影之地的桎梏。不论是天南,还是整个南地,都能成为运脉的成长之地……”

苏玄想着,眼中渐渐浮现凌厉。

“既然如此我也不用有什么顾忌,可以大闹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