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app下载网址

楚中堂所说的这一切,楚云在很早之前就知道。包括楚红叶,也提醒过他。

有些资源,他可以心安理得地用。并且不用忌讳欠下人情。

因为这些资源,并不是楚家平白无故得来的。而是老爷子早些年攒下的。是付出了代价的。

楚云点了一支烟,抿唇说道:“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我暂时没什么地方用得上。”

见楚云这般说,楚中堂也不勉强,只是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你应该知道,当你启用这些资源。就一定会有人盯上你。”

楚云点头道:“明白。”

这就是所谓的怀璧其罪。

哪怕楚云对仕途之路半点兴趣都没有。就因为他动用了资源。让无数人看到了他背后暗藏的力量。被人盯上不足为奇。

这个话题点到为止。楚中堂没有再深入。

喝了两口茶,楚中堂抬眸扫视了阿离一眼。随即,重新将视线落在楚云身上:“你要参加武道大会?”

突如其来的质问,打了楚云一个措手不及。

他愣了愣,也没隐瞒什么。点头说道:“应该会参加。”

小脸清秀短发女生文艺范房间明媚写真

“你都知道了?”楚中堂又道。

楚云闻言,短暂分析了一下二叔的用意,问道:“您是说我母亲?”

楚中堂淡淡点头。

“抬棺人说,他十年前还见过我母亲。”楚云抿唇说道。“我想,他没理由骗我。”

“我也听说了。”楚中堂点了一支烟。

似乎在提及楚云母亲时,楚中堂的情绪稍显波动。不似往常那样沉稳如山。

楚云犹豫了一下,抬眸问道:“您为什么没有选择告诉我?”

“如果她不肯现身,不肯见你。就算她活到一万岁。对你而言,又有什么意义?”楚中堂平静无情地说道。“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别?”

楚云哑口无言。

尽管这番话很无情,甚至残忍。

但事实的确如此。

楚云为何如此激动于母亲还活着?

那是因为他有机会能见到母亲。甚至当面了解一些有关过去的往事。

可如果始终不肯现身,不肯见楚云。那活着和死去,对楚云的现状也无法发生任何改变。

尽管楚云认为活着和过世完不同。

但对楚中堂而言,没区别。

“你了解武道大会吗?”楚中堂轻描淡写地说道。

楚云摇头。

“我了解!”

站在一旁的阿离突然开口。双眼放光。

“让你说话了?”楚中堂冷冷扫了阿离一眼。一股强大的威压释放出来。

阿离心跳加速。手心不自主地冒出冷汗。

她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敢开口。

师傅说过。楚中堂是这世上少见的强者。作为晚辈,她不敢顶撞,更不敢叫板。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她现在跟随楚云。是楚云的小丫鬟。连楚云都不说什么,她必须忍着。

楚云苦笑一声,回头瞪了小丫头一眼:“我二叔说话不喜欢被人打断。以后注意点。”

“是。主人。”阿离点头。

短暂的沉默之后,楚中堂又看了阿离一眼:“你跟楚云说说。”

小丫头愣了愣。

心想大人物就是大人物,脾气大不说,还反复无常。

刚刚不都说不让自己开口吗?怎么现在又让自己说了?

沉凝了下。阿离清了清嗓子说道:“所谓武道大会,就是集中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强者。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强者。”顿了顿,阿离偏头看了楚云一眼。“最起码,也得拥有你这样的实力。”

“有这么夸张吗?”楚云撇嘴说道。“我可是天赋异禀,武道领悟能力极强的天才。这世上有很多像我这样的选手吗?”

“师傅说过,人外有人,山外有山。”阿离挑眉道。“几十亿人口。有几个像你这样的人很奇怪吗?况且,像你这样的强者。可不是只有几个。最起码——”

阿离犹豫了一下,将视线落在楚中堂身上:“你二叔就是你这样的强者。”

楚云微微一笑,点头。继续聆听阿离的下文。

“武道大会十年举办一次。建国前就有。建国后,因为国情特殊。停办了两届。算起来。这武道大会有近百年历史了。”阿离侃侃而谈道。“一开始,这武道大会只是华夏强者切磋交流的一场盛会。再往后,许多有恩怨有私仇的强者选择在这场盛会上签生死状,靠武力解决问题。随着武道大会的含金量越来越高。来自世界各地的强者,也争先恐后地参与进来。但因为保密性强,竞技水准高。有资格参与这场盛会的强者,也逐渐变少。直至十年前,参与这场盛会的强者,仅有不到五十人。”

“而在最巅峰,也就是八十年代的那一届。人数多达五百人!”阿离双眼放光道。“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盛会。各路强者纷沓至来。闪耀其中。”

楚云听着也颇为神往。挑眉说道:“这么说来,这场武道大会,可以说是球最顶尖的强者盛会?”

“可以这么理解。”阿离点头说道。“而且每一届,都会推选出一名武道状元。评选标准,就是在此人的年龄段内,无敌于天下。”

楚云闻言,瞬间来了兴趣。

但凡论资排辈,有名誉之争的。往往都能激发人的胜负欲与潜能。

就连这强者如云的武道大会,也不能免俗。

有人就一定有争斗,有高低之分。任何领域都一样。

楚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忍不住问道:“上一届的武道状元,是谁?”

阿离闻言,脸上掠过一抹格外骄傲的颜色。

陶瓷般的精致脸庞上,得意忘形——

“我师傅。”阿离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告诉过你。我师父强大无比。至高无上!”

上一届武道大会的庄园,竟然是段阿姨?

楚云惊骇万分,不可思议。

“那上上届呢?”楚云问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阿离望向楚中堂。“正是你二叔。”

楚云闻言,反倒欣然接受。

段阿姨是武道状元,是楚云想象不到的。

但楚中堂是状元,完在楚云的接受范围之内。

他笑了笑。望向二叔:“您真是深藏不露。”

“我也算半个楚家人。”楚中堂薄唇微张,眉宇间,尽显张狂。

楚家人,哪一个不是惊才绝艳,睥睨天下?

半个楚家人。也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