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小优为爱而生官网

浩渺群山前。不

少第一次来到这里的鬼门弟子眼神有些震撼。他

们可是知道,这里是灵宗区域最大的邪魔聚集地。

一般不是彻底让四宗动怒的,进入这里的邪恶修士都是能躲避危险……“

若是此地有适合我鬼门修行的地方,那我等也不会蜗居在葬鬼崖下……”很多鬼门弟子都是忍不住如此想。

而这时。相

比于鬼门弟子的动容,魔宗弟子自然极为淡然。

但。他

们此刻心情也很荡漾。原

因…自然是因为苏玄!

想到苏玄,他们就是忍不住看向冷凤儿。明

显的,他们感觉到冷凤儿的胸大了一分。一

单眼皮可爱毛衣女孩

想到这,他们便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吞了苏玄。他

们的女神,为了一个废物竟是开始丰胸?

这事要是在浩渺群山间传开,不知会有多少倾慕冷凤儿的天骄吐血!

偏偏让他们想死的是,冷凤儿还在变大着,原因是苏玄还是嫌弃太小!当

听到这话时,赵北锋都差点暴走。

那一刻,赵北锋忍住了,但内心已是发了毒誓。

这辈子要不把苏玄阉了,就把自己给阉了!赵

北锋决定在浩渺群山弄死苏玄。感

受到那些想要将他生吞活剥的眼神,苏玄嘴角也是扯了扯,不知道冷凤儿这娘们到底在搞什么。

“莫非是想引起公愤,以此对付我?不对,她之前又不认识我……”苏玄想不通,索性也就不想了。

“师弟,此次我魔宗举办风云大典,广邀灵宗区域所有邪恶势力,商讨对付四宗之谋。趁着还有不少日的时间,我可以带你在这浩渺群山逛逛。”冷凤儿发出邀请,眼神有些裸。随

着几日的相处,她体内的星辰阴脉越发躁动了。她决定,在浩渺群山就把苏玄给办了。听

到这话,白烟眼神都是警惕了起来。同

为女人,白烟自然能感受到一些冷凤儿的念头。

“这骚狐狸!”白烟暗骂。“

这该死的娘们,有这么勾引男人的么?”赵北锋指甲都刺破的手掌,太恨了。

苏玄嘴角也是一抽,不用这么明目张胆吧?

他刚想拒绝。

但下一刻。“

轰!”远

处天空竟是有一道光芒炸开,化为一轮漆黑的骄阳!

“魔阳!”魔门修士惊呼。

而下一刻。

“咻!”

一道光芒从远处激射而来。恰

巧的,飞到了苏玄边上。

“砰”的一声,苏玄下意识的握住。

“唳!”一

声哀鸣回荡。苏

玄眼眸一凝,看到一只漆黑,刻画古老符文的小鸟正躺尸在他手上。“

魔元鸟!”魔

宗修士又是惊呼。

苏玄眼眸颤动。

这一刻,在他体内的镇魔台竟是震动。与

此同时,一道道黑气竟是涌入苏玄体内,钻入镇魔台。

苏玄清晰感觉到镇魔台强大了一丝。

在掌控镇魔台后,他发现镇魔台威力极弱。虽然同样有镇魔之威,但无疑弱了很多。

但此刻,这小鸟体内的黑气竟是在修复镇魔台……

“这是什么?”苏玄直接收起小鸟,开口问。

他清晰的感觉到了赵北锋等人眼中的贪婪,若不是他旁边站着白烟,估计都要动手了。

“这是魔元鸟,浩渺群山独有的一种灵兽。它们体内蕴藏极其纯粹的魔元,尽管稀少,但对于魔修来说就是琼浆玉液般的宝贝!”冷凤儿深吸口气,继续道:“这魔元鸟极为稀少,某个特定的时段才会出现在浩渺群山。距离上次出现已过去五十年,没想到又是出现了!”

苏玄眼眸闪动,有了念想。

“师弟,这次师姐就不陪你了。魔元鸟极其罕见,我们不能错过!”冷凤儿直接道,更是干脆的离去。赵

北锋等人也是如此。“

白殿主,魔宗所在地我已经告知,想来也能找到,我们就先分开了。”他说着,也是离去。临

行前,他看了眼苏玄,带着裸的杀意。能

不动手,已是赵北锋的极限。这杀意,自然是毫不掩饰的流露。很

快,这里便只剩鬼门修士。

“你们先去魔宗。”苏玄一把将魔元鸟捏成粉末,自然也想分一杯羹。

“我跟你走。”白烟道。

苏玄看了她一眼,也没拒绝。“

那…我们呢?”冥阳等鬼门弟子眼巴巴的看向苏玄。

“浩渺群山这么大,好好去玩一会儿吧。”苏玄道,说着就和白烟离去。

鬼门弟子:“……”这

就被抛下了?

“呼!”有弟子却是重重呼出一口气。

“你这是什么意思?”

“待在他身边,我浑身都不自在啊。他这一离开,我顿时有一种解放了的感觉。”那弟子伸展了一下身体。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其他人莫名也有了这种感觉,心情那个舒畅啊。“

看魔宗弟子似乎要找邪主麻烦!”有弟子冷笑。“

邪主?”“

对,我听邪殿的人就是这么称呼的!”“

呵呵。”冥阳讥笑:“他们是在实力作死!”

“哈哈,咱们也别说,就静静看他们找死!”“

等下邪殿的弟子来了,咱们也通通气!”冥

阳重重吐出一口气。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也让魔宗体验一下那等酸爽。”他有些变态的开口。

“师兄,你好变态!”一群鬼门弟子顿时嘎嘎大笑。“

你们说什么?”冥阳大怒。“

没,我们是说师兄好主意……”

极远处。

赵北锋独自一人去而复返,眼神冷冽。

他忍不住了。他

要弄死苏玄!尽

管魔元鸟重要,但他就是想要第一时间弄死苏玄。

而且,苏玄身上也有一只魔元鸟。

“该死的杂种,以我这举世无双的隐匿之术,必然能一击必杀!”赵北锋直接融入四周,竟是没有露出丝毫气机,向着苏玄所在方向无声无息而去。

而这时。白

烟和苏玄两人正向前走着

白烟一改之前的冷淡,表现的柔柔媚媚。

“主子,您是想要这魔元鸟么?”白烟轻声问。

“对。”苏玄眼眸幽深,既然能让镇魔台变得更强,自然不能错过。

“那白烟帮您。”白烟微微靠近苏玄,身子都挨着了。

深山野林,孤男寡女,白烟觉得气氛刚刚好。

“你干什么?”苏玄一愣。“

主子,我胸口有些胀,您能帮我揉揉么?”白烟在苏玄耳边吐气如兰。苏

玄:“……”